资本市场如何杜绝“割韭菜”?两会代表委员热议坚持“以投资者为本”


发布日期:2024-03-17 04:13    点击次数:143


“保护投资者,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,是证监会工作最重要的核心任务,可以说没有之一。”

3月6日,十四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经济主题记者会上,新任证监会主席吴清的发言为资本市场未来发展定下了基调:强监管、防风险、促发展。吴清说,投资者是市场之本,上市公司是市场之基。必须真诚善待投资者,更好服务投资者,进一步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,增强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和信任,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参与市场。

如何坚持“以投资者为本”的理念,聚焦稳定市场预期与严监管,完善制度设计,继续强化规范各类交易行为,维护市场平稳运行,促进资本市场的稳定健康发展?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,代表委员们就此展开热议。

1

强监管:

用公平公正恢复投资者信心

去年年底至今年初,中国股市有一波较大调整,管理层采取了一些行政手段出手提振股市,及时稳住指数。在全国人大代表、市工商联副主席、立信会计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朱建弟看来,这样做只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手段,还是要靠符合市场规律的经济手段,以建立股市自我康复和持续发展的机制。其中市场信心是关键。

如何恢复投资者信心?朱建弟认为,要推动各部门增强宏观经济政策取向的一致性,多出有利于稳预期、稳增长、稳就业的政策。金融管理机构,特别是如央行、发改委这样的综合管理部门,应当密切关注市场的稳定性,协调不同部门采取稳定市场的措施。

信心来自预期,更来自公平。正如证监会主席吴清所言,公平与效率是资本市场基本问题,要公平交易,合理定价,高效地配置资源,促进高质量的发展,这样资本市场才能够有持久的生命力。但由于市场的参与者不同,大家在资金、技术、信息等各个方面都有很多的差异,监管者就需要特别关注公平问题,要把公开、公平、公正作为最重要的市场原则。

“要使投资者‘买者自负’,就必须使‘卖方有责’。”谈及公平,朱建弟认为,卖方的责任第一就是信息披露责任,要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、准确、完整;第二,发行人拿了投资人的钱,必须履行招股说明书所承诺的募集资金投向和股利分配政策,要给投资者回报;第三,发行人要完善法人治理结构,建立健全内控制度,增强上市公司核心竞争力和盈利能力。第四,重视投资者关系管理,真正为投资者创造价值。

此外,还要严格中介机构把关责任。朱建弟认为,监管机构要加大监管力度,严厉打击中介机构违法失职行为,督促中介机构及其从业人员依法履行职责。要引导中介机构从关注“可批性”转向“可投性”,为投资者提供可投资的标的。同时,在责任界定上,要厘清发行人的诚信责任和中介的把关责任,即不能将“会计责任”和“审计责任”混淆。

“目前的股票市场T+1交易制度下,一旦当日股票市场出现较大波动,大的机构投资者可以利用股指期货、ETF套利、融资融券反向操作来弥补损失甚至可以盈利,而中小投资者一旦操作失误,当日亏损无法挽回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认为,目前的交易制度不仅有悖于市场公平性原则,也对金融市场稳定产生不利影响。他建议试点逐步恢复T+0股票交易制度,出台配套的风险监管措施,防止市场大幅波动。

2

防风险:

严格限制原始股东减持套利

伴随资本市场的繁荣发展,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通过首次公开募股(IPO)来筹集资金,扩大规模,提升市场竞争力。但部分企业以IPO为名行“圈钱”之实的行为不仅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,也危及市场的健康发展。

代表委员们认为,企业IPO上市绝对不能以圈钱作为目的,更不能允许造假、欺诈上市,所以注册审核的各个环节都要依法依规,严之又严,督促发行人能够真实、准确、完整地披露他的信息,全力把造假者挡在资本市场的门外。

“中国的资本市场应该是给投资者长期回报的市场,不是一个‘割韭菜’、圈钱的市场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上海富申评估咨询集团董事长樊芸认为,目前中国的证券市场的问题并不是一个技术层面的问题,所谓固本强基,就是要以市场为本,以投资者为本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蔡建春建议,要持续深化改革,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,IPO要持续加强全链条把关,从入口关、辅导期开始,市场参与各方都要承担起责任。朱建弟则建议,要区分原始控股股东和风险战略投资者,原始控股股东应严格限制其减持套利,应让他们通过经营好上市公司以分享股价上涨和分红的利益。

“防范风险的关键,在于重塑监管部门的责任。”朱建弟认为,注册制全面推行后,证券监管部门要加快监管转型,由事后大案要案的处罚,转向推进资本市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。“产生大案要案的根源在于资本市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缺失。因此好的监管体系,不在于查处了多少大案要案,而在于不发生大案要案,不发生系统性风险。”

上市公司是国民经济的基本盘,是资本市场投资价值的源泉。如何从“治乱”转向更深层次的“提质”?全国政协委员、国浩律师(上海)事务所合伙人吕红兵认为,加强上市公司合规运营尤为重要。

据吕红兵透露,2023年全年,沪深交易所共有159家公司收到立案告知书,整体数量约为2022年同期的1.35倍。平均每月被立案的公司超过13家,其中12月份高达30家。从立案类型来看,因行政违法受到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共计159起,占整体立案数量的94.6%;公司或其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、总经理因涉嫌违法犯罪受到公安或纪检监察机关立案的共计9起,占整体立案数量的5.4%。

对此,他建议将证券合规管理明确为上市公司的“规定动作”即法定义务。吕红兵认为,对于上市公司来说,证券合规是最普遍、最突出的合规内容,主要包括信息披露、公司治理、股份增减持、内幕交易、操纵市场等。具体可由证券监管部门制定合规管理办法,并由上市公司协会或者证券交易所制定专门的合规指引。通过建立完善自上而下的证券合规组织架构、制定完整精确的证券合规规则体系、设计有效顺畅的证券合规运行流程、定期开展证券合规风险评估与改进,推进此项工作落地见效。

3

促发展:

深化改革建立高质量指标体系

“资本市场内在稳定性”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进一步明确了资本市场未来改革发展的重点。

今年两会上,多位代表委员提到“金融高质量发展”这一关键词,认为平稳发展是高质量资本市场的重要特征,也是我国资本市场走向成熟的重要因素。稳定的资本市场,有利于吸引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,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认为,首先必须厘清什么是金融高质量发展,他建议建立金融高质量发展指标和评价体系。

“当前我国金融业发展评价面临突出的评价标准不一的问题,导致金融业发展面临量与质之间的混乱。评价标准的不一致一方面导致金融业难以形成发展合力,金融市场往往以交易活跃度为主,金融机构更侧重盈利能力和成长性,金融监管则以市场平稳运行为目标,市场主体评价标准的不同容易导致相互冲突、相互埋怨,难以形成合力。”杨成长认为,这会导致金融政策两难问题突出,从服务实体经济看,需要资本市场进一步放宽上市门槛,提升包容性,但从市场运行看,又需要平衡市场供需,严控上市公司质量。

为此杨成长建议,加快构建金融高质量发展指标和评价体系,引导各类主体统一思想,形成发展合力,突出金融业的功能性定位,以金融机构专业化经营作为实现手段,不断提升金融机构的资产定价、产品创设及风险管理等专业能力,同时构建长期风险化解机制。

要实现金融高质量发展,健全常态化退市制度和机制也是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焦点。“股市下跌时,市场往往就暂停IPO。”朱建弟认为这种做法有点片面,“现在不是上多了,而是退少了。只有源源不断好的公司上市,才能增厚投资者的权益;只有加大退市力度,才能止住股市的出血点,让股市恢复生机。”

因此朱建弟建议,构建符合我国实际并有利于投资者保护的退市制度;建立健全市场化、多元化退市指标体系并严格执行;支持上市公司根据自身发展战略,以吸收合并、股东收购、转板等形式实施主动退市;对欺诈发行的上市公司实行强制退市;明确退市公司重新上市的标准和程序。逐步形成公司进退有序、市场转板顺畅的良性循环机制。